株洲市外国语学校

株外人在美国|在美国研读法语的女孩——葛顺琪

作者:赵诗涵    发布时间:2018/6/26 0:33:50    浏览:59

株外人在美国|在美国研读法语的女孩——葛顺琪

葛顺琪,株洲外国语学校2011届原70班毕业生,2014年6月考入重庆工商大学,2016年8月赴美国威得恩大学就读,曾两次获得学校 the  Dean's List的荣誉,2018年5月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PFMP硕士专业录取。 

5)V_2_U6IX@5$NH4$H`$UUU.png


照片上的这个被美食包围的女孩就是葛顺琪,株洲外国语学校2011届原70班毕业生,目前求学美国,刚刚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PFMP硕士专业录取。

  

拼学业:从重庆工商大学国际交换生到被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PFMP硕士专业录取

 

“(PFMP)这个专业全名为Professional French Master Program,是一个以法语为基本连接其他专业,选择这个专业的学生,还要挑选分支,比如说国际教育。”葛顺琪在这个专业上,选择了国际教育这个分支,这个专业毕业后对口的职业类似于国际交流部内的工作人员。

 

当问及为何挑选这个职业为自己未来的研读方向时,她很快回复:“这个专业是我现在学校的老师推荐的,她自己本身是威斯康辛麦迪逊毕业的。”

 

刚刚考完期末考试的葛佳琪,今天没有课程,不过,仍然有一篇6页的paper需要完成。“不太清楚理工科是怎么样,文科的话,很多课的作业就是写paper。”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难的作业。

 

葛顺琪在美国威德恩大学是名副其实的绩优生,她曾两次获得学校的the  Dean's List的荣誉。“美国大部分大学的GPA满分是4.0,the Dean's List上的学生GPA在3.5以上。一般是寒暑假的时候,上个学期的the Dean's list会发到邮箱。不过一般看到自己成绩就很清楚会不会进入了。”

 

事实上,正是由于大一、大二连续两年的不错的成绩,让她顺利拿到了重庆工商大学与美国威德恩大学的交换生项目的名额。交换生期间选择留在了美国,所以作为交换生半年后,又办理了转学手续。葛顺琪说自己其实算不上出国留学,按理来说算交换生。“我不算选择出国留学啊,我是先选择的交换生项目,项目吸引人,多出去看看总是好的。”

 

想出去看看的葛顺琪留在了美国,本科毕业后,即将开始硕士研究生的攻读。

 

在美国威德恩大学的学习生活是怎么样的?葛顺琪列举了本学期课最多的一天的日程安排:早上11点开始上课,11点50分下课;然后13点上课,13点50分下课;然后14点上课,15点15分下课;18点30分上课,20点50分下课。下午从15点15分下课后,到18点30分上课期间这段时间,葛顺琪一般会在图书馆看书。

 

学习之外,葛顺琪在学校国际招生处有一份工作,一般都是处理跟学生资料有关的工作,每周工作时间总共有6个小时。当然,除此之外,葛顺琪还会参加一些本专业的活动,比如去Upper Darby Welcome Center,在那里跟来自其他国家说法语的移民用法语交流。

 

追忆株外:作为一个拥有外国语大众体型的妹纸

 

葛顺琪初三时,从江声中学转学到了株洲市外国语学校。转学原因很简单:1、株外的新加坡公费留学项目;2、换一个相对管理宽松一些的学习环境。


葛顺琪:“江声管得特别严,军事化管理那种,但是外国语属于有规矩,并不是死压着那种,我觉得外国语就是整体校风都比较舒服自在,学风又很向上。” 



记忆最深刻的事情

“我(对株洲市外国语学校)印象最深的事跟隔壁71班李宏发有关。发哥在我们当时是很厉害的!我记得他们班主任是谭四云老师。我们当时报名新加坡留学项目学校有组织培训,我正好跟发哥同桌。”


发哥:你真的是初三才转到外国语的吗?

我:是啊!

发哥:我觉得你好熟……你好熟悉,你这个体型在外国语太多了!

我:……

 

葛顺琪对此一句话笑评:“超级过分!”

由于发哥目前申请上了印第安纳州立大学物理系,看来未来两人闲暇可以聊聊了。

  

采访手札:葛顺琪,这个女孩子的直爽、自信的对话,让我印象很深刻。当我的问题表意不清时,她会要求确定具体的意义。文章最后附上葛顺琪在株洲日报上的一篇稿件,从她的文字中再回味一下美国的求学生活吧!

我在美国学法语

文/葛顺琪

 

2014年至2016年就读于重庆工商大学法语系。2016年秋季学期参加重庆工商大学与美国威德恩大学的交换生项目。2017年春季学期转为威德恩大学的国际生,该学期五门功课取得4A、1A-的成绩,并跻身学院Dean’s List,即院优秀学生,成绩处在全院学生前20%。 

 

2017年普通而又平常的一个星期三,我在课后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巨大的呵欠。我对面的同学问我是不是太累了,我懒懒地趴在桌上说自己昨晚两点才睡,今天早上七点半又起来去上课,所以特别困,同学一边收着包,一边看着我说是不是学习到两点,我只好跟她说,我看视频看到两点。

 

不知道因为什么,在我的美国同学眼里我是一个学霸,如果我晚睡一定是在学习,其实我只是偶尔的失眠;上课绝对不会缺席,如果不在一定是生病了,其实我可能只是睡过头了。我不清楚是什么给了他们这种错觉,我也懒,也不想做作业,有时候也不想起床去上课,上课的时候有时候也会走神,也会希望能早点下课,如果说我跟他们有什么不同,我不过是多用功一点,多用脑一点,多用心一点,稍微提早一点。

 

2016年我大二,偶然知道我就读的重庆工商大学有去美国交换的项目,虽然我是学法语的,但也觉得可以去美国看看,就算法语提高不了,至少英文可以更加流畅。到了美国后不久,我就决定留下来了。

 

我在美国读大学比在国内要累很多。在国内我的母语是中文,学法语的话,预习和复习都是非常简单的,上课的时候,有不懂的单词,老师直接用中文解释了就好。而在美国的课堂上,当周围的人都说英文,而我的专业却是法语时,这个难度完全不一样了,最简单的例子,某个法语单词老师用英语解释时,我是懵圈的,因为,那个英语单词我也听不懂啊。之前,我觉得自己大学英语六级的水平还算不错,到了美国才知道,就是半吊子水平啊。

 

在美国,每门课第一堂都是讲解课程要求和老师的规矩,一人一份课程安排,这几页纸上详细地记录了该课的评分标准,老师的办公时间和每堂课的教学安排和课后作业,也就是说,从拿到课程安排的那一刻起,这学期该课的所有计划都到手了。

 

用功,用脑,用心和提早其实就是一件事。课程安排在手,A还会远吗?每天做什么上面都写得很清楚。拿着教材就可以按照要求开始预习,比老师提前一节课就可以了,这样即使有一天太累不想预习,或者其他课占用了太多时间没办法预习,下一次课的内容心里也有数。预习的时候不是说看一遍就可以了,拿我自己的专业来说,书上一般是英法对照的词汇,那么我就会在法语和英文都看不懂的单词旁标上中文,书上的练习也会先做完,书上的文章一般会标上英文和中文的注释,如果有时间和余力还可以把课后的作业也做了。之后上课再听老师讲解,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基本上知识点就掌握了。

 

除了专业课,美国大学里还有很多必修的公共基础课,比如说ENGL-101/102,这堂课就是阅读理解和写作。这堂课上我读了两本英文原版书,看了两三篇学术论文,去剧院欣赏了一场话剧,写了五篇小论文,平均字数在1200个字,课内写了四五篇短文,课上做了一次带PPT的口语展示。除了老师上课临时要求的,我基本会提前三天拿着文章或者PPT去写作中心找那边的老师帮忙修改一遍,改好后再提交到学校系统里。即使在期末最难预约的时候,我都能拿去改。

 

为什么我有时间拿去改?因为我知道考试周的前一周会有很多人去写作中心,那我就不会挤在那个时候去,我会提前两个星期写好拿去改。我明明知道春假、秋假后有考试和要交的小论文,那我就不会出去玩。我很清楚有些课的期末考会很难,那我就会把没有期末考的课或者期末考相对简单的课先弄完,之后再全心全意地去复习难的课程。

 

美国的大学评判标准和国内的评判标准不一样,课前准备,课堂表现,出勤率,作业,小测,考试,甚至课后活动参与情况都是老师评判你的标准,可能你最后期末考考得一般,但是平时学习努力,积极参加活动,一样能够拿到好成绩。

 

初中成绩一般般,高一考过班上倒数前三,高考运气好算考得不错,读大学的时候选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成绩在班上也只是中游,被老师在全班当面说过,“学习也很努力,为什么就是成绩不好”,所以我并不是学霸,不是老师们心中的传统好学生。但是我一直没有放弃,即使心情差到极点,连书都想撕了,颓废一天,第二天还是会翻开书,翻开练习册。每个人都会有状态不好的时候,重要的是自己清楚要做什么,而不是一直放纵自己



×